爱策划网-策划网,方案网,网站策划,网站计划,策划的爱
当前位置:首页 > 知识库 > 小品剧本库

小品剧本库

年会相声《你得娶我》剧本

时间:2019-11-26 18:56:22   作者:网络   来源:网络   阅读:13   评论:0
支持本站发展,获取更多资料,如何支持?

  郭:今天来了不少的人

  于:满了

  郭:刨去空座都满了

  于:还有这么算的呢

  郭:今天耽误大家不少的时间,有的路上还限行

  于:是呢

  郭:咱要不少说点吧

  (台下喊不好……)

  郭:一个一个说

  你们要不怕,我就更不怕

  不许起哄啊,各位都是有身份证的人昂

  今天来了好些个人,好几千人

  于:好些人

  郭:有是一家子来的

  于:是

  郭:有的是带孩子来的

  于:是啊,一家子嘛!

  郭:有的是带着太太来的……有人带着别人太太来的

  于:这你都能瞧出来

  郭:看看举手,都有谁带着别人太太来的

  于:还真有举手的啊!……豁出去了这是

  郭:像谦嫂?

  于:谁啊?

  我媳妇看戏去了……

  郭:跟别人看戏去了……

  不管带谁来吧,希望你们快乐

  那有人说,说谦哥,谦哥也不生气

  于:嗨,这行的,免不当的

  郭:拍戏,谦哥上场演出,男演员女演员接触,很正常,因为工作,反正这些年,看他们俩口子,有时候也因为这些事抬杠拌嘴的

  于:没有过

  郭:嫂子问过……世上没有不透风的裤子

  于:喝,您老穿着开档裤是吧

  郭:不透,不透,没有不透风的

  于:墙!

  郭:嫂子也问“怎么回事?那天看着照片,有个跟女演员一块照相的照片怎么回事”

  于:这有什么啊

  郭:嗨呀,逢场作戏!

  于:对

  郭:逢场作戏,嫂子乐了“你这是连续剧啊!”

  于:我老这样是吗?

  郭:反正不管嫂子怎么说,谦哥没急过

  于:那倒是

  郭:没瞪过眼,没绷过脸,没动过手

  于:咱这叫怜香惜玉

  郭:哪澡堂子?

  于:澡堂干吗啊?

  郭:你说莲香洗浴么

  于:您就去这地方是怎么着

  郭:你说莲香洗浴么

  于:怜香惜玉

  郭:怜香惜玉,啊,谁都希望有个好的家庭,谁都希望找一个合适自己的伴侣,但挺难找的说

  于:不好找

  郭:拿女的来说吧,漂亮的不上厨房

  于:嗯

  郭:下厨房的吧,不时尚

  于:嗯

  郭:时尚的又乱花钱

  于:嗯

  郭:不花钱的没女人味

  于:嗯

  郭:有女人味的看不住

  于:呃

  郭:看得住的那个没法看了

  于:咳,一点好都没有了

  郭:每个人都希望有一段幸福的婚姻,从古到今多少的诗歌都写这种的题材

  于:有不少吗?

  郭:唉呀,关关雎鸠,在河之洲,窈窕淑女,君子好逑

  于:这是名段

  郭:我住长江头,君住长江尾,(这个好像是潘长江《过河》那个小品里的一句改的。。。不过听不清楚)有船吗?

  于:没有!这什么呀这是

  郭:我记得古诗人写过不少这个玩意儿

  于:这都不在古诗之列

  郭:其实,我也希望有一段很好的婚姻

  于:您啊

  郭:我眼前就有一张很好的这么一张画儿,一张特别美满的油画,天清水碧鸟语花香,小溪潺潺,大森林绿油油的,河边飞过几只海鸥……

  于:你先等会儿……河边有海鸥么?

  郭:海边,海边飞过几只河鸥……

  于:不叫人话了你这都

  郭:反正飞过几只小鸟去

  于:这倒可以

  郭:林荫小道上,公主和王子两人牵手缓缓地走过来,后边跟一匹白马,一边吃着草一边闲溜达着,王子这轻声唱着歌。

  于:唱的什么?

  郭:“我钻的柴油从井里钻出来。。。(应该是石油工人开采石油时候唱的歌)

  于:行啦,你还是干活去吧

  郭:香油?

  于:柴油干吗?

  郭:柴油香油?

  于:石油啊!……也没有唱这个的

  郭:石油王子嘛,沙特那边的

  于:

  郭:到那逢谁就唱“我们的祖国是花园,花园的花朵真鲜艳,荷兰的阳光照耀着我们……”

  于:词儿都不会啊

  郭:词儿多好,荷兰的太阳照在他脸上,美国的都不照脸上

  于:

  郭:一切,都跟童话故事一样,王子和公主开始了没羞没臊的生活。。。

  于:没羞没臊的生活啊

  郭:这是我一个幻想,当年我也交过一个女朋友

  于:也交过

  郭:她的名字叫“爽”,虽然不知道姓什么,反正名字叫“爽”……每当我上她们家找她的时候站楼底下喊“爽啊!爽!”你知道小区多少人推窗户看啊!

  于:人家不知道你干嘛呢

  郭:喊她的名儿

  于:这是喊名么这是

  郭:她温柔典雅,特别可爱,在一个售楼处,做关公小姐

  于:甭问呀,你女朋友这是红脸,什么叫关公小姐啊

  郭:那是什么,反正关公小姐吧

  于:公关小姐那叫

  郭:差不多,差不多……闲着没事儿时候我们两个坐在一起聊天,下围棋,喝茶

  于:还品茶

  郭:现在想当年那叫(没听清),屋里边焚上一炉香,我们俩对面而坐

  于:太讲究了

  郭:打开一罐良品铁观音,坐好了水,用沸水冲入,第一泡(四声)倒掉,沏茶的水不能喝

  于:是

  郭:我们从第二泡(一声)开始喝……喝了一泡又一泡……

  于:你们俩多臊气

  郭:喝了一泡又一泡……你就没喝过茶水吧

  于:我喝过,没您这带味儿的

  郭:你得看色儿

  于:多新鲜啊

  郭:开始很黄,后来不黄了

  于:那是上火了那是……喝了一泡又一泡,泡茶

  郭:没想到你有如此低的追求,一泡(四声)又一泡(一声)

  于:别叨咕这个事儿了

  郭:我对她无微不至的照顾

  于:是啊

  郭:她也提到这一点

  于:是吗?

  郭:她脉脉含情地对我说:“你对我太好了,下辈子,当牛做马,我也要给你讨好吃的”

  于:(没听清楚)

  郭:我当牛做马吗?

  于:那不还是俩吗?

  郭:美好的时光后来过去了,我们俩经常吵架

  于:还打呀

  郭:吵的很厉害,

  她指责我“你冷酷无情无理取闹”

  我说“你冷酷无情无理取闹”

  你说谁冷酷无情无理取闹

  我说你冷酷无情无理取闹

  你才冷酷无情无理取闹呢

  我才不冷酷无情无理取闹

  要说我冷酷无情无理取闹,可不如你冷酷无情无理取闹

  我根本就没有冷酷无情无理取闹,要说起冷酷无情无理取闹,也就是你冷酷无情无理取闹……

  于:您是娶了哪个女说相声的?

  郭:吵完架之后,我们就分手了

  于:那是

  郭:她给我留了张条“不要再找我,我死了”

  于:死了……

  郭:说了断情的话啊,当时我就傻了,晴天霹雳,裤衩一声

  于:裤衩一声?裤衩一声像话啊?

  郭:那人都说“呀,那什么,裤衩儿一声么”

  于:这地方没有走儿化音的懂么,kūchā一声……kūchā一声也不像话啊!

  郭:你别搅和我

  于:谁搅和你啊

  郭:这是抒情

  于:您这抒什么情啊,都裤衩一声了都

  郭:我心爱的这个爽,她竟然死掉了,我又到小区去找她

  于:还找

  郭:我流着眼泪站在楼底下喊“爽死啦,爽死啦……”看的人更多了

  于:多新鲜啊,不同的阶段嘛这是

  郭:这臭流氓啊……心里不是滋味,失过乱的人都知道

  于:失过乱的人?

内容收集自网络,如有侵权,请与我们联系,我们将第一时间删除,希望对各位有所帮助。

标签:年会  剧本  相声  你得  娶我  

相关文章

相关评论